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木名博客

文字是所有人的文字!我用来排列脚步。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随写(从自负说起)  

2016-12-17 15:51:50|  分类: 随笔(社会.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人活在世上,一定得有某些自负藏于心底的。
这自负不一定都说的出口,但必须得有,否则何以立世!上到zhengzhi人物的合法性、名人的成名作或立万的事件(争议、猜疑乃至蔑视有时反而会成为助推剂)。小到平民们自诩的曾经,我相信即便是个乞丐也必定有着他自认的荣光。我一直的自负是,法律和各种规章与我无关。就好像一个从不看医生的人对医院的陌生。对我来说,对监狱的恐惧和猜疑跟军事禁区是一样的。
尽管偶尔打脸,我依然坚守已见。

那就从最近的两次说起,十月份地去了次南京,并破天荒地住了一晚,早上去弄堂街吃东西,正犹疑着不知进那家,看见两妇女在一橱窗前买包子,我一想算了就买两包子凑合吧,因为不熟悉我也不清楚自己要买什么种类,我并没有排在两妇女身后,而是边掏钱边贴着橱窗看,两妇女买完后便急切地把钱从小窗口递过去说“两菜包一肉包”。忽然身旁的制服青年对我嘟哝了一句,“什么”?我转过头,“我说你不会排队啊”!青年放大了音量。
就像一个没偷过东西的人第一次就被抓了个现行,我这个自诩品端者嗡的一下就乱了阵脚,“不好意思”,“我不知道”,“哦,你先、你先”,我一边退一边用手示意。那青年笑一笑让我先拿,因为说的档口,我的包子和零钱已递了出来,我接着转身就想走。“哼!自己插队先买了还说不知道”,我再转身,发现这一小会已排了五个人了,说话的是个衣着得体、保养有度的老太,她排在第四。我看向她时,她并未停嘴,“什么人哦?这素质。。。”我既不敢发怒,又无法接茬,懵着头向前走了几步,我突然恍然大悟起来:我来时有您吗老太?!就是那制服青年也未必比我先啊,我不就是没排在先前的那两个妇女身后罢了,再说您也不知道啊,那您们这些后来的为啥不排在我的身后呢?!一下子千言万语的委屈都堵到了嗓子眼,但我回了一下头,他们正众目睽睽地看着,我什么也没说出来,匆匆而去。。。

另一件是12月10日上个星期六,我去红星中学接女儿回家,因为是高三放学有点迟,要到18点10分,这时节的18点10分已经跟傍晚没有多大关系了,就是夜晚了。打理完毕,从出租屋出来要经过一条长约300多米巷道,我不知道这是那个年代的小区,这么长的巷道竟然没有路灯。车刚开出二十多米,恰好看见与女儿合租的小张,我按下窗,“小张,你回去吗”?“回去,好啊。”小张家同我住的不远。“那好,你麻利点,我就在这儿等你”我说,“你不是说小张不回的吗?”我转过头问女儿,“她神经,中午的时候我还跟她说起过,她说上个星期回过家了”女儿有些不悦的说。估计收拾再赶来至少得要三五分钟,制动后我便从车里出来,“这是什么人啊,停车还打大灯,眼睛都被刺瞎了。。。”我赶紧缩回去把大灯关了。女儿开始抱怨,“你知道这里人的厉害了吧,又脏又闹腾,一不留神就会踩到狗粪,早上五点就吵得睡不着。。。”

我们压根就不缺正义,压根就不是不懂得维权不去维权。事实上是多了,是过了。
我们缺的是自身的安危,家庭的风险,孩子的将来。。。
因为没有危险,街头的混混套上制服就敢对盲从和漠纪的愚民们拳打脚踢;
因为性命攸关,抓捕中全副武装的刑警依然谨慎地恻着腰。。。
要是没有危险,握着刀的恶人算什么;
要不是秋后算账,我不会知道自己有忍辱偷生的一面。
谁能给我一个百分百的承诺,我敢去中南海检查;
谁能给我家人一个法律上的保证,我敢叫家国澄清。。。。。。

哦,拍拍头我该洗洗睡了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